追蹤
星の海でまどろんでいた
關於部落格
  • 403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3

    追蹤人氣

奇摩家族螺旋相關翻譯備份

 
 
導演
金子伸吾口中的
SPIRAL

  謎底重重….。為那樣的「SPIRAL」操刀的是
曾任「少女革命」演出一職而廣為人知的金子伸吾先生。
在獵人出場下,身為導演的他,
會讓已大幅偏離原作的劇情朝哪個方向發展呢?

  -由獵人的登場,漸漸地增強了動畫版的原創性了吧。
金子 在動畫版中只把敵方限定在獵人,把詛咒之子和敵方的關係性,作了較容易使人理解的處理。在原作中所描寫詛咒之子所處的環境極為複雜,在動畫中若全部沿用,將會導致無法收尾。
-看來原作似乎還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呢。
金子 因為原作者也沒有告訴我全部的詸底,要製作出原創的部份,真的滿困難的。(笑)在動畫中就依我自身的解釋,將作品的要旨傳達出來。
-獵人的存在,在今後的故事中會扮演怎樣的角色呢?
金子 為了要較為明白地揭露出,詛咒之子目前究竟是處於何種困難的立場,便考量到應讓位於攻擊方的角色出場。今後他們對獵人的戰鬥也將持續,在那之中所產生的悲劇,也是詛咒之子們受詛咒的命運之一吧。
-還有,故事後半段最重要的角色,卡諾恩也終於出場了。
金子 雖然也讓卡諾恩站在跟原作不同的立場上,但我認為那並沒有損原作角色的形像。我想透過卡諾恩描繪的是,為了了解詛咒之子真面目的『另一面』。艾斯、香介、理緒他們所想的詛咒之子的命運和卡諾恩所想的詛咒之子的命運,是完全不同的。希望看的人由艾斯和卡諾恩的對立,能確實掌握到詛咒之子的整體情況。
-卡諾恩出場後,艾斯等人的特質也顯得更加明確了吧?
金子 「被詛咒的命運」光用講的不是滿籠統的嗎?,若有人能由卡諾恩的出場,了解到「被詛咒的命運,原來是這麼回事啊。」,我會感到很欣慰的。
-卡諾恩在接下來會跟艾斯有怎麼的互動呢?
金子 動畫版的卡諾恩,跟原作一到日本就捅艾斯一刀的卡諾恩比起來,有千鈞一髮的感覺呢!(一歩手前に入いるような感じですね)在詛咒之子的命運有了答案以前,我想他與艾斯共存的可能性是還在的。因此,他的行動將與原作朝不同的方向行進。
-相對的,您認為艾斯是如何看待卡諾恩的?
金子 我認為那跟原作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。雖然無法接受卡諾恩目前的想法,但卻無法捨棄他是自己兒時朋友的這一點哪。
-由導演您眼中來看,您覺得步、艾斯、卡諾恩他們的魅力在那裡呢?
金子 我想是在他們各自將孤獨隱藏於心中的那部份。不就正好訴說出處於青春期觀眾的心聲了嗎。
-的確所有的角色都抱有孤獨感呢!
金子 這也是本作品的一大主旨吧。若要說為何他們會孤獨,那是因為感覺到自身與他人間永遠也填不滿的距離。我想那也正聯繫著鳶尾的花語「信者之福」。
-要怎麼做才能消除孤獨感呢?
金子 在我的想法裡,不要封閉在自己的殼中,要有受偒害的心理準備,去跟外面的世界接觸這點是很重要的。步在鶵乃的強押下,開始走出到外面的世界。他身為主角,卻不靠自己行動,說起來真有點沒用呢(笑)不過,這也是很實際的。我認為人光靠自己是無法成為大人的喔。
-看著步和鶵乃好像就能體會到,在與他人的往來中使人成長這一點。
金子 清隆是彷彿對照步般鏡子的存在。我認為他該不會是想讓詛咒之子查覺到什麼吧。清隆在設定上是『完美的人』,我想他寄托於步的是,並不是要在高位給予拯救,正因為是一同成長的人,不也就能成為「開啟命運的關鍵」嗎。至於步和詛咒之子們將會有何改變?敬請期待。
 
※以上出自Animage20033月號,以下為同誌4月號訪談。
 
-接下來,故事會朝哪一方面發展呢?
金子 因為這是一部探討艱深主旨的作品,所以並不想以太簡單的方式收尾。我希望在結尾至少也要(讓角色們)找出個答案。
-具體來講,就是卡諾恩襲擊圓來測試步的展開這點嗎?
金子 在故事的最高潮,雖說將以步與艾斯,以及卡諾恩為中心,但圓所扮演的角色也非常重要呢!我認為步在設法要救圓的同時,在某方面一直是很依賴她的。圓也因獨自一人很不好受而依賴著步。兩人都有同樣的弱點,希望能以此為題好歹讓他們有所成長。
-步在最後會有怎樣的成長呢?
金子 或許,在不認為自己有所成長的情況下結束也說不定。但是,比起故事開頭關在殼裡,即使自己沒有查覺,但確實不也在成長了嗎?
-卡諾恩在故事最高潮會扮演怎樣的角色呢?

金子 即使動畫已脫離原作進入到原創的部份,在動畫中卡諾恩想說是,”救贖具體而言是指什麼?這件事,卡諾恩有將事情訴諸於暴力的能力,但步卻沒有。像那樣的步,要如何來救詛咒之子呢?(我想這點和原作是相同的)
-那步要怎麼樣對抗卡諾恩的暴力呢?
金子 那在目前還不能透露。但是,艾斯在那方面將會有重要的戲份。
-在故事最高潮的24話、25話中,最精采的部份是?
金子 關於角色們的內心描寫吧。他們在最後會如何思索行動呢?敬請期待。

  金子伸吾小檔案
演出家。經歷スタジオ.ビーパパス,轉為獨立。代表作品「少女革命」TV版(導演補佐‧演出)、劇場版(演出)、「愛麗絲SOS」(導演)等
 
中譯:WhiteWinter

 

由7大關鍵字來解讀『SPIRAL
詛咒之子的存在所隱藏的謎題,
在沒有真相大白的狀態下,
故事仍繼續發展的『SPIRAL
』。
我們就以金子導演對7大關鍵字的見解為線索,
來推理環繞於故事中的謎。


鳶尾花
清隆喜歡的花,不時出現在故事中。在步和圓的家中餐桌上,常有鳶尾花鮮活的蹤影,在艾斯的房間也有那個。有著「信者之福」花語的鳶尾花象徵的是什麼?
        金子導演說道:「『SPIRAL』的故事是以鳶尾花為軸心而展開,感覺上也像是要回答鳶尾花的花語為何的一部作品。」故事中的登場人物們,在最後會相信些什麼呢?
  
炸彈
        在步與詛咒之子、以及獵人的戰鬥中頻頻出現的就是炸彈。以第3話設置在艾斯音樂會場的為開頭、理緒的自爆、給步配帶的項圈、廢工場內的陷井,都有各式各樣的炸彈。
        金子導演表示:「特別是有時限的炸彈,在有限的時間內,步要如何將其解除這點為故事帶來了緊張感。」在故事的最高潮中,卡諾恩所設下的炸彈向步襲來。步要如何克服這個危機呢?
  
幸福
        幸福是一種相當模糊的概念。依據環境會有所改變,自己認為是幸福的一件事,對他人而言有可能就是不幸。
        金子導演表示:「在『SPIRAL』中,除了鶵乃其它的角色都認為自己並不幸福。他們怨恨附加於自身的命運,但我認為幸福是在自已心中的東西。當發覺到自己的存在意義時,幸福不也就造訪步和詛咒之子了吧。」
  
命運
        所謂的命運是在預先就設定好的未來。步和詛咒之子們都確信,自身的行動早已在清隆的計算內而為之所苦。
        金子導演表示:「命運跟幸或不幸是一樣的,可以依每個人的心中的想法而有所改變。舉例來說,對卡諾恩而言,要是他把跟艾斯共存看作是命運的話,就會停止攻擊了吧。這全都是要看自身意志來決定的。」他們能從命運的東縳中得到自我的解放嗎?
  
蝴蝶
        在原作中並沒有,屬動畫原創的核心思想出現在『SPIRAL』中。蝴蝶被用於每次的EYE CATCH(進廣告前的特別畫面),在ED中也有出現。那到底意味著什麼?
       金子導演表示:「在動畫版中的蝴蝶,有著新生的形象。那時想“把它放在與鳶尾花相對極端的位置,若能成為滙整SPIRAL眾角色的形象之物,應該會很不錯”而。想呈現給觀眾的是,瀕死的蝴蝶,究竟會這樣就死了呢?還是會再度復活了呢?」

  大人們
        扣除圓和和田谷,『SPIRAL』中出現的大人幾乎都是獵人。他們斷言:「消滅詛咒之子是社會正義。」獵人所象徵的,到底是什麼呢?
       金子導演說:「站在代表獵人立場的神(土反),覺得詛咒之子的存在這件事是自己的責任。圓也是把清隆失縱的責任歸給自己。他們也有自己的苦衷。」

  鋼琴
        清隆、艾斯、和步的共通點是鋼琴。相對於天才鋼琴家清隆和艾斯,選擇放棄彈琴的步….
       「在『SPIRAL』中,鋼琴是才能的象徵。步因否定自己而捨棄了鋼琴。不過,在我的想像中,清隆在技術面上較差的步的琴聲中,感覺到某些能超越自己的東西。所以,他才會想“要是這小子的話,不就能到達自己到不了的地方了嗎”」
  
  ※本文係出於Animage20034月號 中譯:WhiteWinter
 

人物設定‧總作畫監督
中山由美口中
美麗的人們
為運命所苦的詛咒之子們。
人物設定中山小姐是以怎樣的視點
,來描繪適合嚴肅神情的他們呢?

  -身為人物設定,最早在看原作時有怎樣的看法?
中山 有像「闇之末裔」般帥氣的大哥型角色,也有像「小小雪精靈糖糖」般可愛的女孩子,因為喜歡這些類型而一直都有在畫,當時就想「主角是高中男生嗎?那是在我的拿手範圍。應該沒問題。」等開始著手進行時,實際上卻在至今我未接觸過題材內的的畫面上,(実は今までの私のジャンルに入らないタイプの絵で)一開始真下了滿多苦功的。
-不論是哪個角色,外表看起來雖討喜,但卻酷勁十足吧!
中山 尤其是步最困難。不過在最近已經可以順暢地畫出來了(笑)他的表情也隨著劇情發展,變得更加豐富了。
-由微妙的表情變化來表現喜怒哀樂相當不容易吧。
中山 像那樣的表情演出,我是滿擅長的。在「SPIRAL」中,我確認每集的剪接、作畫,很仔細地希望能表現出微妙的差異。

以下為中山小姐對主要角色的看法 :
艾斯‧拉塞弗德

艾斯是我拿手的類型,從一開始就畫的很順手。因服裝上常是黑與白的單色調,便嘗試在細部加入個人的喜好。像是夾克上加上金色的線條或是皮帶之類的。12話中CD外包裝的設定也是花了不少心思(笑)
卡諾恩‧席爾貝魯特
對外的表情跟本性的差異最明顯的就是卡諾恩。因此在設定畫中也準備了笑容滿面與正經嚴肅的兩部份神情。因為是非常喜愛的類型,所以畫起來很愉快,他是讓我不知不覺就多花心思的角色(笑)
鳴海步
一開始他的表情滿貧乏的,不免擔心「真的好樸素,不要緊吧。」不過現在他是最討人喜愛的角色。於其把他畫的很帥氣,倒是想把他描繪成能引發母性本能的類型。我很了解鶵乃和理緒「當他的老婆真好」的心情(笑)。會做菜的男孩子,真好。
結崎鶵乃
在本作中,以步為首,酷的角色佔了很多。因此我想讓鶵乃有較為活潑的舉動。誇張的反應、搞笑的表情,在動畫中也只有鶵乃能有那樣的舉動了。畫鶵乃的要點在於她的辮子。髮量不能太少或太多,重要的是要有膨鬆披在肩上的感覺。
竹內理緒
雖然理緒是高中生,但卻不能把她畫成像高中生的樣子。我還拜托每話的作畫工作人員「請把她的體型畫成小學6年級生左右的模樣」。連睡衣的造型也是刻意讓她穿能顯現出孩子氣寬大尺寸。
淺月香介
香介是僅次於鶵乃情感外露的角色。搞笑的場面不少,再配上時有兇惡神情而顯得相當生動。畫他的要點在於眼鏡的位置與大小。要往下擺在能看的到眼睛的地方,但也要注意不要讓它變成怪怪的夾鼻眼鏡。
高町亮子
即使是詛咒之子,但亮子看來就像普通女孩。我想表現出的是一個近似於步和鶵乃那方面的角色,而將眼部做了變更,和其它詛咒之子有不同的處理。其它的都是貓眼,但亮子的瞳孔卻是圓形的。
 
中山由美小檔案
J.C.STAFF所屬代表作品「闇之末裔」(人物設定‧總作畫監督)、「青出於藍」(總作畫監督)、「快感指令」(人物設定)、「少女革命」(作畫監督)等
  ※本文係出於Animage20033月號 中譯:WhiteWinter
 

 
專訪
卡諾恩‧席爾貝魯特/野島健兒


-卡諾恩是一個相當謎樣的角色呢。
野島 是啊,沒錯。誰來告訴我他的底細吧(笑)在第18話時終於來到日本,他有很多的台詞。不過,唸越多(台詞)卡諾恩就越顯得謎底重重。
-在18話中的卡諾恩,跟原作有不同方向的展開吧。
野島 他出現後就冷不妨繃出一句:「我是來日本散心吃章魚燒的」(笑)也跟艾斯沈穩地交談,大概是想把他拉攏到自己那邊吧。因為艾斯是跟自己一同成長的朋友,他似乎很希望兩人在日後也能相互理解、一同走下去。
-跟艾斯演對手戲的感想為?
野島 艾斯他很帥呢!兩人的對話,該怎麼說呢?感覺是讓人很難過的對話。雖然很想一起走下去,但現實卻不容許那樣。
-是因為兩人都互不相讓的緣故。卡諾恩外表看來雖然溫和,但實際上卻是相當固執的吧。
野島 我想他是一個很頑故的人。在那笑容的背後,究竟在想些什麼?在外表是不容易看出來的。不過,在跟艾斯交談的時候,不也流露出坦率的部份嗎?因為對方是了解自己諸多,一同成長的童年朋友。
-在野鳥先生看來,卡諾恩對艾斯是抱持著怎樣的情感呢?
野島 或許,他希望艾斯能阻止自己也說不定。總而言之,關於他的一切,就只有靠自己向下挖掘去思索了。
-當您想了解卡諾恩時,是藉助於什麼?
野島 卡諾恩本身和他週遭的人所說的話吧。為什麼在這裡要說出這樣的台詞。從那裡去想像過去所發生的事。就好比「我很迷惘,因為現在,在我眼前的道路一分為二了。」這句,我會去思考那兩條路是什麼。
-在「SPIRAL」中,不管是哪個角色都有很多的台詞,演起來很辛苦吧!
野島 雖然年輕卻非常聰明的一群人。不過,在外人看來會覺得,正是因為他們頭腦好,在左思右想的同時,會太鑽牛角尖毀了自己。我希望他們能克服那點,在最後卡諾恩也能得救。能拯救卡諾恩的,我還是認為是艾斯。
-不是步,是艾斯嗎?
野島 在現階段我還不清楚他跟步會發生什麼。可以預見的是雖然令人難過,但兩人卻必須敵對吧。卡諾恩‧席爾貝魯特在今後預定會大為活躍,請各位好好看著,去喜歡這個角色。因為他很善良,惹人憐愛(笑) 
野島健兒小檔案
青二Production所屬。3月16日生。代表出演作品「學園戰記」(村田始)、「天使禁獵區」(無道剎那)、「羅德斯島戰記~英雄騎士傳~」(史派克)等



※本文係出於Animage2003年3月號 中譯:WhiteWinter
 
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